• 2008-10-25

    oct 25

    晚上我们一起把DVD和粉红色的小电视机从棉棉睡房搬到客厅里决定看一部好莱坞大片,棉棉家没有电视天线,她从不看电视或者报纸。那个电视机很小但是效果特别好,声音效果也很棒。我说你家里这些东西都看上去挺破的但效果都很好(客厅那个小音响效果也很好),她懒懒地躺在沙发上说:“这叫professional”!
  • 2008-09-24

    sep 24

    上海最近特别热,晚上我满脑子只想着回家,提着一桶水特别快速地往电梯里冲,这个时候一个很像电影特效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,我回过神就看到棉棉很慢很慢地在往我靠近,穿着一件不知道什么风格的上衣和一条很薄的奇怪的裤子,整个人完全像慢镜头的演员,边走边说“我太fucked up了,我不舒服,我太想吃火锅了!”

    回到楼上我们一起吃了一个巧克力蛋糕后就各自用电脑工作了,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她又转头对我说今天太躁了,太他妈想吃火锅了。

  • 2008-09-22

    sep 22

    我发现棉棉几乎是不吃晚饭的,但是不吃晚饭的坏处是到晚上总是不停地吃各种食物,我劝她还是继续规矩地吃晚饭,也许到晚上就不会吃那么多其他的零食了,她说她不是饿只是焦虑。

    PS:前几天家里禁止了小飞椒(因为她吃了眼睛会很干),今天她再次把冰淇淋打入了冷宫。

    PS:有一天下雨我想找把伞,结果我发现她家里所有的伞都是HELLO KETTY的。我问她:你能想象你穿着一身黑衣服拿着一把HELLO KETTY的伞吗?她说:这个问题我倒没想过。

  • 2008-09-19

    sep 19

    guest: 我有年轻人恐惧症,没办法和他们呆在一起,只喜欢和你这样年纪的人相处。

    棉棉:我今年才16岁。

  • 2008-09-19

    sep 18

    中午起床就听到棉棉在客厅找东西的声音,她和阿姨把柜子里的纸箱子全翻出来了,都是些以前买的但很久没穿过的衣服。她最大的“癖好”就是找东西,她几乎每天都在找东西,昨天出门前还在找一副太阳眼镜,我说你还是先出门吧计程车在楼下等,她说找不到哪里也不去了。

    今天找了整整一个中午最后在一个皮箱里找到了那条裙子。

    她总是对朋友说她不是绝望只是比较烦。

    我们昨天晚上还在说为什么生活这么不容易。

    家里全是奇怪的小虫子围着一盏外壳碎掉的地灯,棉棉给那个灯取了一个特别飞的名字:苦菜花。

    棉棉的家很美,很空,很多部分是被银色的纸包裹起来的。她的书桌对着阳台,阳台外就是黄浦江。

    棉棉家放着赵要的灯箱作品,黄浦江面上也经常有放着大灯箱的船开过。

    棉棉喜欢超现实和极简,她的家就是这样的。

    她家极少有人来,她也很少出门。出门她总是穿黑色,但在家或者去她妈家时,她总是穿得五颜六色的。

    她经常到黄浦江放生。

    晚上她去林明珠家吃饭了,现在还没回家。

  • 2008-09-17

    sep 17

    晚上我带着四个小飞椒(棉棉给湖南干辣椒取的名字)去了米粉店,她的那份放一个大的,我的放三个小的,然后我们在客厅边吃边聊天,她说这个辣椒象征着新的生活,我说我们不应该每天吃这个,她说我们就应该只在depress的时候吃吃。

    现在她出门见Hu Fang了。她其实挺讨厌当代艺术圈的。但她喜欢VITAMIN空间,也非常热爱徐震,听说都是十年以上的朋友。

  • 2008-09-11

    sep 11

    昨天晚上shopping小平画廊做了一个party,棉棉的朋友小马达www.udancecn.com的老板借给棉棉一辆车,这辆车里面是一个小型的club,有DJ台,还有闪光的DISOC球。棉棉是DJ,车子边走边放音乐,一直开到奉贤海边,黑夜下黑暗的大海和艺术们,这个晚上非常私密。大部份艺术家都坐在另一部大面包上,棉棉最后一首曲子放Joy Division的时候让车上所有人都疯了。

    party结束后我们去了另一个party,在林明珠的花园里,小包说我们直接从海边走到了草地,我们躺在花园的二楼聊天,边聊边看花园里坐的那些各种各样身份的外国人。差不多5点的时候她跟着她刚认识的一个漂亮的印度哥们去了下一个club,我自己打车回家了。她上出租车前对我说:你回家!

  • 2008-09-10

    sep 10

     

     

    晚上和棉棉一起去了邱黯雄We are the world的after party,我提前到了,她当时在陪她北京来的小帅哥,中途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她被困在船上暂时下不来了。party开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问棉棉在哪里。差不多11点她终于来了,身边跟着她的小帅哥。

    party结束后我们去了YY吃东西,B6、青头一我们聊了好几个小时,差不多早上的时候我们打车回家了。

    棉棉有一次谈到什么“心碎”,B6问心碎是什么感觉?肚子痛算是心碎吗?

    棉棉最近很迷恋B6,去年我来的时候她迷恋木马。

    棉棉迷恋那些有才华的音乐男孩,但是在爱情上,棉棉其实不喜欢那些像孩子一样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