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7-23

    july 23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hegoodthebadthemianmian-logs/42777988.html

    今天8点就起床了,喝了水吃了一些面包,8点半开始在房间念经,9点多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,很缓慢地变暗,几分钟后天完全暗下来了,但是上海今天下雨,所以没有太阳可以被吃掉。几分钟后天又开始缓缓亮起来。念到10点半我去了阳台,风变得很大,温度也降了,特别舒服。棉棉走过来说你念经了吗?我说念了,她说我草我跟所有人说今天要念经结果我自己睡的跟王八蛋一样,我怎么会那么困啊,完全念不动了。

    下午和她去放生,买了很多鱼,泥鳅,河鳗还有牛蛙,这次是买的品种最多的一次,而且是唯一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人去放,所以特别殊胜。

    晚上去了w的party,party在一栋很飞的老楼里,棉棉以前的小说里写这栋楼就像是一块发霉的蛋糕,我说你形容地太到位了!她说这不是我说的,是别人说了我抄来的。她的小说里几乎所有的对话全是别人说了后被她抄过来的,我第一次看她的书是《熊猫》,当时我非常喜欢里面有一段话是t.t说的,后来我给她写信告诉她我喜欢这段,然后她就把t.t的email地址给我了,我完全以为那些是虚构的。今天我们站在阳台上,我对她说你其实就像是一个 collector,把别人不经意说的话全收藏起来然后mix到你的小说里,你太牛比了,因为对话就是fiction的精髓。

    我一进门wolfgang的摄影机镜头就飞过来了,他太棒了,完全像60年代的party摄影师,每个进门的客人都会被他拍到,一直守在门口,非常酷但同时很soft。然后整个party从头到尾我都坐在正对着餐桌的凳子上观察所有的人,棉棉中途很想喝酒,我还鼓励她喝,但是她太棒了,在最近酒瘾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一滴都没喝。我身边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凳子,总是在换人,一个穿裙子的男人在我旁边睡眼朦胧地坐着,后来他走了一会e又来了,e给我看她相机里的照片,是那个穿裙子的男人躺在阳台,照片全是在拍他的内裤。然后棉棉坐在我旁边了,p过来了,头发新染成了红色,说他晚上喝了两杯可乐一杯水要疯掉了,我见过他三次,他每次都在说他第二天必须早起开会..上次还说"为什么这些人都还不走啊"。后来他男朋友走过来了,说他每天在家里很无聊就绣绣花什么的(当然是比喻)。他们都走了后有一个做fashion杂志的大胡子男人走过来了,棉棉开始和他聊我们在做的新书,她说以前总是希望每一本书都可以better and better的书,t说没有better and better,你需要do something fun。后来e又坐过来了,说她决定走了,她说一个男人也搞不到,因为全是gay。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是喝醉的,然后晕头转向地对我说let`s go to logo,k说她很空虚,脑袋里想的全是男人。她走了后我身边的位子就一直是空着的了,我又开始观察所有的人,清醒的情况下看所有喝醉的人是非常有意思的,像看电影一样,每个人都在聊天,声音此起彼伏。

    回家的车上棉棉和我说到我们这几天见过的一个朋友,p和这个朋友认识10年了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,而棉棉以前一直认为他们是好朋友。我说上海太可怕了,塑料幻想充满了整个城市,每个人的过去和未来全是泡沫。

    然后棉棉说到J..J的家族非常庞大..我说你们在一起都聊什么?

    棉棉说,聊一些跟我们没有关系的事情...这种家里出来的人是不会很直接聊心里的事情的...

    我说你太可怜了怎么要跟这种说话呀..

    棉棉说..我的生活比较复杂...

     

     

    wolfgang tillians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