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10-03

    oct 3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hegoodthebadthemianmian-logs/47524760.html

    新家总算搬完了,四层楼的老房子很美,虽然在街边有点吵。棉棉房间的那个卫生间是我觉得最漂亮的一个地方,瓷砖全是白色的小方块,而且关起门来可以清楚地听见外面的邻居的对话声,就像一个小型剧院。

    toby回家了,棉棉不停地说如果toby在就好了,北外滩的房子就像另一个世界一样,附近什么都没有,超市也黑黑的。

    昨天我们去买了新电脑,晚上她吃了师傅给她带来的药之后精神好多了,一直在出汗。我还给她剪了耳朵旁边的头发。后来她拿出一张碟开始看,电影名字叫<the cold blood>,她和我都特别喜欢黑白电影,棉棉一直在说我们一定要在乡下买一栋很美的房子,作为我们的革命根据地,朋友们都可以来住,我记得她说了一句“你妈妈也可以去住我妈妈也可以去住”,她说完这句话我突然觉得好感动,所有人都像一家人一样。她说生活在上海的老人也很可怜的,那么孤独。

    明天棉棉就要去北京了,她每一次都笑着说自己要回到组织的怀抱了。上海下了十几天的雨,昨天终于开始放晴了,今天的天特别蓝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