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4-06

    apr 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thegoodthebadthemianmian-logs/61681131.html

    星期天是复活节,晚饭过后我到了棉棉家,她正在厨房里准备水果,没过多久Mario和他漂亮的女朋友就到了,Mario就是曾经说过“愿意把自己献给科幻小说”的魔术师。在二楼坐着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刘钊和丹丹也来了,然后Mario就开始表演魔术了,他总能最后亮出我们最先选的那张牌,最后他说要给他的darling演一个魔术,他美丽的女朋友抽的是一张红心四(她只把牌给我们看而没有给Mario看),然后Mario洗了牌,抽出三张他觉得“不像”的牌放在桌上,然后在剩下的牌中随意抽出一张撕成四瓣,最后他把牌一抹摊在手上面对着女友,他女友抽出唯一的那张反面朝上的牌,居然是四分之三张的红心四!

    客人走后我拉着棉棉陪我看了两集sex&city,然后她回房间工作我上楼睡觉,我睡在四楼阳台边上的房间,由于那张沙发床师傅上个月睡过一个多星期,我战战兢兢的睡了,半梦半醒之间听见楼下的敲门声,然后棉棉打开了楼道的灯(她说我们必须节约用电云南人民连水都没有),她不小心把四楼的廊灯也打开了吓了我一跳。接下来我迷迷糊糊的听着他们的谈话睡着了,第二天早晨我十点起床,念了会儿经,看了两集sex&city之后跟阿姨打了声招呼出门吃早饭,没过多久棉棉就起床了,她喝着咖啡在花园的石子路上走路,她说那是邱黯雄教她的,虽然走在石子上有点痛但没准真可以缓解她的腿麻问题。之后她在二楼和住在这房子里的一个客人聊了会儿天,当她发现我还在看sex&city的时候她说你怎么能这样看呢,sex&city是在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时候才能看的,你现在就看完了到时候怎么办呢?我说对阿可我就是忍不住。

    下午BIG JONH(他是棉棉的好朋友也曾是她的“支助者”。)来了,过了一会儿一冰和兔比来了,兔比带着他的行李(他搬进这栋被称为art house的老房子了),拎着q做的塑料袋式样的包。为了表示对兔比的欢迎,棉棉叫了她这两天来的第五顿麻辣烫,对面的麻辣烫和别的麻辣烫不一样,他们在麻辣烫里放花生酱,而且他们的麻辣烫特别特别麻。吃完麻辣烫棉棉把她的电脑搬了下来,给我们放了颜峻给她的新版《熊猫》录的朗诵,我听得眼泪都要下来了,因为第一句话就是:我就是那个著名的赛宁。

    那段录音是北京的某个雪天,颜峻在天桥上录的,他的声音我不是第一次听到,前段时间我去大光明听过他在开闭开书店的诗歌朗诵,但从电脑里传来的他的声音更中立、隐忍,每一个停顿都充满了内容。棉棉问我你说我的读者听到颜峻的声音会不会被吓到啊,我说绝对感动得一塌糊涂,那么多年赛宁终于发声了!颜峻的朗诵后面紧跟着sig做的一首非常干燥忧郁的曲子,几乎是同时我一打开电脑就看见了梵高的自画像。昨天也是kurt cobain的忌日,棉棉说以前她爸爸住院的时候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在清明节这天走掉。阿弥陀佛!

    给我们开完会之后棉棉给她的阿姨开了个会,然后阿姨用了一个多小时做了顿饭,兔比又出去买了几个小蛋糕,所有人都吃撑了。棉棉和兔比决定马上开始他们的徒步上海计划,他们决定送完我和一冰后走到泰康路。我们在季风书店逛的时候一冰突然低血糖头晕得不行,我们就找了张桌子坐了半小时聊八卦。一冰感觉好些以后我们上了地铁,车厢里的灯出奇地亮,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走出地铁站第一股凉爽的风吹到我脸上的时候我心里在想,他们今天究竟能不能一口气走到泰康路呢?

    分享到: